魯智深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歷史人物
  今天給大家說說魯智深簡介和魯智深的故事,魯智深是《水滸傳》中的人物,綽號花和尚。他本名魯達,是渭州經略府提轄,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惡霸鎮關西,為了躲避官府緝捕便出家做了和尚,法名智深。后又因搭救林沖,流落江湖,與楊志、武松一同在二龍山落草。三山聚義后加入梁山泊,排第十三位,上應天孤星,擔任步軍頭領。他在征四寇的戰役中累立戰功,生擒方臘后在杭州圓寂,追贈義烈昭暨禪師。

魯智深

魯智深


魯智深是中國傳統文學的經典人物形象之一,其事跡如“拳打鎮關西”、“大鬧五臺山”、“大鬧桃花村”、“倒拔垂楊柳”、“大鬧野豬林”等通過評書、戲曲等方式在民間廣為流傳,“拳打鎮關西”一節更入選中小學語文教材。

魯達一次在茶坊吃茶,結識了史進,因久聞其名,便請他到酒樓喝酒。他們在途中又遇到史進的開手師父李忠,便邀請李忠一同前去。三人來到潘家酒樓,剛剛開始喝酒,便聽到隔壁閣子有女子哭泣。魯達詢問原因,卻得知是民女金翠蓮被惡霸“鎮關西”強娶后拋棄。而所謂的“鎮關西”,卻是狀元橋下殺豬賣肉的鄭屠。

魯達不禁勃然大怒,當場便要去打死鄭屠,被史進、李忠苦苦相勸。他當即湊了十五兩銀子,給金老、金翠蓮父女做盤纏,讓父女倆回去收拾行李,準備次日離開渭州。三人又喝了幾杯,便離開潘家樓,在街頭分手,各自返回住處。

魯達次日一早便趕到金氏父女投宿的客店,安排他們安全的離開,直到金氏父女已經出城走遠,方才離開客店。他趕到鄭屠的肉鋪,并以經略府的名義讓鄭屠親自將肉切成臊子。鄭屠先切十斤精肉,又切十斤肥肉,整整忙活了一個早晨,卻被告知還要再切十斤軟骨。

鄭屠這才知道魯達是在戲弄自己,惱怒之下抄起刀便去和魯達拼命,結果被魯達一腳踹倒。魯達怒罵鄭屠,連打三拳,竟失手將其打死。他見情勢不妙,一邊聲稱鄭屠詐死,一邊迅速離開現場。鄭家發現鄭屠已死,便到官府告狀。官府卻因魯達乃是軍官,先去請示了小種經略,這才派人去捉拿魯達。而這時,魯達早已逃出了渭州。

落發文殊院

魯達一路東去,半個月后抵達代州雁門縣。當時,渭州府已發下海捕文書,并懸賞一千貫,畫影圖形,要各處州府捕捉魯達。雁門縣也有張掛榜文。 魯達去看榜文時,恰巧遇到已定居當地的金老,被金老拉走。他這才知道金翠蓮已成為當地富戶趙員外的外室,便隨金老來到金翠蓮家中,并結識了金翠蓮的丈夫趙員外。趙員外又將魯達請到自己的莊中,熱情款待。

魯達在趙員外莊中住了七八日,得知官府緝捕甚緊,便打算離去。趙員外早先在附近五臺山文殊院買有一道五花度牒,便趁機建議魯達到文殊院出家,以躲避官府的緝捕。魯達自思無處可去,遂同意出家,與趙員外一同前往五臺山。趙員外出資重修文殊院,請求住持智真長老為自己的“表弟”魯達剃度。他瞞下了魯達殺人之事,只稱其是“因見塵世艱辛,情愿棄俗出家”。

文殊院的首座、維那等職事僧因魯達“形容丑惡,貌相兇頑”,認為他不像個出家人模樣,擔心日后會累及山門,紛紛建議智真長老不要收留魯達。智真長老卻認為魯達心地剛直,稱其“雖然時下兇頑,命中駁雜,久后卻得清凈,正果非凡”。他力排眾議,堅持為魯達剃度,并賜其法名“智深”。從此,魯達便在文殊院做了和尚,改叫魯智深。

魯智深從不打坐參禪,每夜都是鼾睡如雷,起夜之時甚至在佛殿后撒尿撒屎。全寺上下非常不滿,但智真長老卻不聞不問。后來,魯智深兩次破戒飲酒,與寺中職事僧人發生了劇烈沖突。

魯智深在山上待了將近半年,久靜思動下山散心,在半山亭碰到一個賣酒小販。他買酒被拒,便踢倒酒販,搶酒來喝。看守山門的和尚遵照寺規,不許醉酒的魯智深入寺。魯智深便借著酒勁,直接打進山門,一路打到藏殿。監寺召集寺中火工、雜工等二三十人,要教訓魯智深,卻被他打得狼狽逃竄。但智真長老最終對魯智深只是稍加訓誡。一眾職事僧皆有怨言,認為長老縱容包庇魯智深。

魯智深又待了三四個月,再次下山,到山下酒館買酒喝。他回山途中酒勁發作,練起拳腳,竟將半山亭撞坍半邊。守門和尚關閉山門,不許魯智深入寺。魯智深先是打壞門外的兩尊泥塑金剛,打進山門后又大鬧禪堂,引發“卷堂大散”。一眾職事僧請求智真長老出面不果,便繞開智真長老,聚集寺中雜工、仆役二百余人,要教訓魯智深。魯智深“指東打西,指南打北”,一直打到法堂下,最終是智真長老出面方才將其喝止住。至此,魯智深再也無法在五臺山安身,只得離開。 [3]

投奔東京

大鬧桃花村

智真長老修書一封,讓魯智深去東京大相國寺投奔自己的師弟智清長老,并贈送他四句偈言,稱“遇林而起,遇山而富,遇水而興,遇江而止”。魯智深離開五臺山文殊院,在山下鐵匠鋪打了一條水磨禪杖、一口戒刀,便取路往東京而去。他“夜住曉行”,半個月后來到桃花山,因錯過了宿頭找不到客店,便到山下的桃花村劉太公家中借宿。

魯智深聽聞桃花山二寨主周通欲強娶劉太公之女,便決定為劉太公解除逼婚之憂。他假扮劉小姐,躲在洞房中,將前來成親的周通痛打一頓。周通逃出桃花村,回山寨去請大寨主為自己報仇。而所謂的大寨主,卻是魯達在渭州結識的李忠。李忠與魯智深相認,請他上桃花山做客。

周通聽從魯智深的勸告,折箭立誓,取消了與劉小姐的婚事。魯智深在山寨中住了幾日,見李忠、周通“不是慷慨之人,作事慳吝”,便打算離去。李忠便與周通下山劫掠商旅,表示要將劫到的財貨送給魯智深作路費。魯智深卻趁二人不在,卷走寨中的金銀酒器,不辭而別。

火燒瓦罐寺

魯智深不久又路經瓦罐寺,入寺化緣討食。當時,瓦罐寺已被云游和尚崔道成、道人丘小乙強占。他們不但趕走了寺中原有的和尚,還擄掠婦人到寺中淫樂。魯智深便與崔道成、丘小乙打斗,卻因腹中饑餓,打了不到四十合便抵擋不住僧道二人的聯手,只得落荒而逃。他一直逃到幾里外的赤松林,正好遇到史進在林中“剪徑”,得以兄弟重逢。

魯智深與史進飽餐一頓,便一同回到瓦罐寺,尋崔道成、丘小乙算賬,最終聯手將僧道二人打死。他見瓦罐寺已荒廢無人,便在離去時放了一把火,將寺廟燒為白地。二人連夜趕路,次日清晨抵達一處村鎮,便在鎮中酒家飲酒道別。史進到華州少華山落草,魯智深則繼續往東京而去。

倒拔垂楊柳

魯智深又行了八九日,終于抵達東京城。他來到大相國寺,求見住持智清長老,拿出了智真長老的書信。智清長老在信中知道了魯智深的過往,擔心魯智深會在寺中攪亂清規,便將他打發到酸棗門外岳廟附近的菜園子做“菜頭”。魯智深成為最低一級的職事僧。

酸棗門外有一群潑皮,常到菜園偷盜菜蔬。他們想給魯智深一個下馬威,結果反被收拾了一頓。但魯智深對他們只是稍加教訓,便放他們離去。眾潑皮次日湊錢買來酒肉,向魯智深賠禮。魯智深便與他們一同開懷暢飲,卻被門外綠楊樹上傳來的鴉叫聲攪了興致。他被吵得心煩,便趁著酒興,將那株綠楊樹連根拔起,嚇得眾潑皮皆拜倒磕頭,尊稱其是“真羅漢”。自此,眾潑皮每日都拿酒肉來款待魯智深,看他演習武藝。

被迫落草

大鬧野豬林

魯智深一次酒后演練禪杖,被恰巧路過的林沖看到。林沖是禁軍槍棒教頭,精擅槍棒,見魯智深“使的好器械”便連聲喝彩。魯智深與林沖相談甚歡,便結拜為兄弟,請他一同喝酒。這時有林家使女來報,稱林沖娘子在岳廟遭人調戲。林沖急忙趕去,卻發現對方是上司高俅的干兒子高衙內,便息事寧人地讓其離去。

魯智深隨后也帶著一眾潑皮趕到岳廟,要幫林沖痛打高衙內,被林沖拉住。他已有醉意,便辭別而去。此后,魯智深每日都去尋林沖一同喝酒。林沖的煩悶心情得以稍緩。

林沖因高衙內一事得罪了高俅,被高俅設計陷害,刺配滄州。高俅還指使解差董超、薛霸,讓他們在半路殺死林沖。 而魯智深營救林沖不成,擔心林沖會在刺配途中被害,便一路暗中隨行保護。董超、薛霸行至野豬林,用計將林沖綁在樹上,要打死林沖。魯智深及時出現,打倒董超、薛霸,救了林沖一命。他本想打死董薛二人,卻被林沖勸住。

魯智深便一路護送林沖,一直送到滄州城外七十里,方才辭別林沖,返回東京。此時,前方已再無僻靜處,董超、薛霸無法再暗害林沖。林沖得以安全到達滄州。但后來,林沖在滄州又遭到高俅的數次迫害,最終被逼上了梁山。

流落江湖

魯智深救了林沖,卻也因此得罪了高俅。高俅吩咐大相國寺,不許寺里收留魯智深,同時派人捉拿魯智深。魯智深卻得眾潑皮報信,一把火燒了菜園子,逃出東京,從此流落江湖。他因背上刺滿了花繡,在江湖上被稱為花和尚。

魯智深在江湖上漂泊了一段時間,路過孟州十字坡,到張青、孫二娘夫婦的酒店吃酒。孫二娘見魯智深生得肥胖,便用藥酒將他麻翻,打算剁成人肉饅頭餡。張青恰巧外出歸家,看到魯智深的禪杖,知道必非常人,連忙將他救醒,并結拜為兄弟。 魯智深在張青店中住了四五日,聽聞青州“二龍山寶珠寺可以安身”,便離開孟州,直奔青州二龍山而去。

占據二龍山

魯智深到了二龍山,請求入伙,卻被寨主鄧龍回絕,便與鄧龍動手廝殺。鄧龍打不過魯智深,便關閉山下關卡,封鎖了上山道路。魯智深攻不上山,便在山下樹林中休息。當時,楊志因丟失了生辰綱,在曹正的建議下正要投二龍山入伙,恰巧在林中碰到魯智深。二人言語不和,動手廝打,連打四五十合不分勝敗。他們互通姓名,因在江湖上久聞對方的名號,遂釋嫌為友。

楊志得知鄧龍不肯收留外客,便與魯智深一同回到曹正的酒店,商討對策。曹正想出一條計策,假裝捉到魯智深,將他綁送二龍山,以獻給鄧龍的名義騙開了寨門。魯智深與楊志、曹正進入寶珠寺,趁鄧龍不備突然發難,將其殺死,奪了山寨,迫降了五六百小嘍啰。從此,魯智深與楊志便在二龍山落草,并為山寨之主。而曹正則告辭離去,依舊回山下經營酒店。

頤和園長廊彩畫:《三山歸水泊》

武松大鬧孟州后,在張青的推薦下,投奔二龍山入伙。 魯智深欣然接納武松,讓他做了三寨主。后來,曹正、施恩、張青、孫二娘也相繼上山。魯智深便讓他們做小頭領,一同把守山門。

合打青州城

呼延灼征討梁山失利,敗逃到青州,卻在桃花山下被盜去了御賜寶馬,便向慕容知府借兵征剿桃花山。李忠、周通不敵呼延灼,忙派人前往二龍山,向魯智深求救。魯智深雖看不慣李忠的吝嗇,但仍與楊志、武松一同引兵援救桃花山。呼延灼先后大戰魯智深、楊志,連斗一天都未能取勝,因天色已晚便各自收軍。魯智深退兵二十里,扎營歇息,準備次日再戰。

呼延灼當夜接到青州來報,稱白虎山頭領孔明、孔亮引兵犯城,便連夜撤回青州。魯智深發現呼延灼已經撤軍,便辭別李忠、周通,率軍返回二龍山。當時,呼延灼已大敗白虎山兵馬,生擒孔明。孔亮大敗而逃,卻在途中碰到了二龍山一行人馬,便請他們幫忙營救孔明。

魯智深決定聚集二龍山、桃花山、白虎山三山兵馬,合力攻打青州。楊志卻建議向梁山求援,便讓孔亮星夜趕赴梁山。宋江親自下山,攻破青州,救出孔明,并收降了呼延灼。魯智深與李忠、孔明等人加入了梁山。

加入梁山

大聚義

宋江接掌梁山泊后,改聚義廳為忠義堂,并在忠義堂周圍設立四座旱寨。魯智深坐鎮前軍寨,在七位守寨頭領中位列第三。

水泊梁山的魯智深、武松雕像

智取大名府時,魯智深扮作行腳僧人,混入城中為內應,并與武松一同奪取南門。

夜打曾頭市時,魯智深與武松、孔明、孔亮一同攻打正東大寨,并在混戰中亂箭射死蘇定。

攻打東昌府時,魯智深與武松、孫立等一同押運糧草,引誘張清出城劫糧,卻被張清用飛石將光頭打得“鮮血迸流”。

梁山排座次時,魯智深排第十三位,星號天孤星。他是步軍十頭領之首,與武松一同把守山前南路第二關。

反招安

梁山一百單八將大聚義后,宋江便開始推動山寨接受朝廷招安,而魯智深則是招安政策的反對者。

不久,宋江在滿江紅詞中流露出希望朝廷招安之意,武松、李逵不快。魯智深說:“只今滿朝文武,俱是奸邪,蒙蔽圣聰。就比俺的直裰,染做皂了,洗殺怎得干凈,招安不濟事,便拜辭了,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。”

南征北戰

后來,宋江率梁山全伙接受招安,先后奉圣命征討遼國、田虎、王慶、方臘。魯智深均隨梁山軍隊出戰,

征遼得勝后,魯智深陪同宋江重上五臺山,參禮智真長老。參拜了剃度他出家的智真長老后,長老道:“徒弟一去數年,殺人放火不易!”魯智深臨別時智真長老再贈四句偈言:“逢夏而擒,遇臘而執。聽潮而圓,見信而寂。”

征田虎時,魯智深生擒對方有神行等異能的將領神駒子馬靈。

征方臘時,魯智深在烏龍嶺追殺敵將夏侯成,卻迷路入了深山;得一僧人指點,生擒方臘,立下大功。宋江大喜,勸智深還俗為官,封妻蔭子,光宗耀祖,魯智深表示已看破世事,不愿接受;宋江又勸他住持名山,魯智深也拒絕了。 [6]

折疊隨潮圓寂

魯智深隨宋江南下征討方臘,大功告成后,武松、魯智深不愿接受朝廷封官,在杭州六和寺出家。一天,錢塘江大潮來臨,魯智深是關西人,不知道浙江潮信,以為是戰鼓響,賊人來了,便跳起來,摸了禪杖,大喝著,便搶出來。眾僧吃了一驚,都來問道:“師父為何如此?去哪里去?”魯智深說:“我聽得戰鼓響,待要出去殺。”眾僧都笑將起來道:“師父錯聽了!不是戰鼓響,是錢塘江潮信響。”魯智深聽見,吃了一驚,問道:“師父,什么是潮信響?”眾僧答:“今朝是八月十五日,合當三更子時潮來。”

魯智深看了,拍掌笑道:“俺師父智真長老,曾囑付與我四句偈言,是“逢夏而擒”,我在萬松林里殺,活捉了個夏侯成;“遇臘而執”,我生擒方臘;今日正應了“聽潮而圓,見信而寂”,俺想既逢潮信,合當圓寂。眾和尚,我問你,如何喚做圓寂?”寺內眾僧答道:“你是出家人,還不省得佛門中圓寂便是死?”魯智深笑道:“既然死乃喚做圓寂,灑家今已必當圓寂。煩與俺燒桶熱水來。”“灑家沐浴。”寺內眾僧讓人燒熱水,讓魯智深洗浴。叫部下軍校:“去報宋公明哥哥,來看我。”

宋江見報,急引眾頭領來看時,魯智深已自坐在禪椅上不動了。宋江與盧俊義看了偈語,嗟嘆不已。眾多頭領都來看視魯智深,焚香拜禮。那徑山大惠禪師手執火把,直來龕子前,指著魯智深,道幾句法語,是:魯智深,魯智深!忽然隨潮歸去,果然無處跟尋。眾僧誦經懺悔,焚化龕子,在六和塔山后,收取骨殖,葬入塔院。

gsw888_com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