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榮啟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名人故事

今天給大家說說郭榮啟簡介和郭榮啟的故事,郭榮啟(1917年3月6日-1999年2月18日),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,其表演以逗哏為主,活路較寬,說學逗唱樣樣精通。摹擬戲曲唱腔,神形并重。善于用環境的描繪來烘托人物。

郭榮啟

郭榮啟

1917年3月6日生于天津市。8歲隨其父郭瑞林學藝,11歲拜馬德祿為師,隨后在天津、沈陽、錦州等地撂地演出。1940年到北平,入啟明茶社。抗戰勝利后,他在京、津已頗有名氣,先后與劉寶瑞、王長友、羅榮壽、于俊波等合作。1953年天津電臺成立廣播曲藝團,他和朱相臣同時加入。1962年任天津市曲藝團少年培訓班教員兼演員。1966年由于身體狀況,退休。1999年2月18日凌晨,在天津逝世。享年82歲。

郭榮啟的表演以逗哏為主,活路較寬,說學逗唱都精通。摹擬戲曲唱腔,神形并重。善于用環境的描繪來烘托人物。

郭榮啟弟子有常寶霆、郭寶明、杜三寶、楊少華、謝天順、張寶如。

說起郭榮啟的說和逗的功夫,就不能不提《繞口令》這個段子。就這一段來比較,別人的且不提,單比另一位大師劉寶瑞,郭先生明顯強的多。劉寶瑞先生在段子中幾次都是說得好好,就停下了,雖然語調演出了尷尬和作難,但只要稍一留心,就知道劉先生是明明說的上來,而假裝說不上來。再聽郭先生,每回都錯一點兒,每回錯的又不一樣,您就覺得他真的說亂了。郭先生對每段的處理各不相同。有的是錯了又錯,就是說不上來;有的是錯上幾回,勉強說上來了;有的是找到了竅門兒,說的十分順流,因而沾沾自喜。

郭先生這段兒是用怯口說的,一般主持人介紹時都說這樣增加了難度,但侯大師對此不以為然,公開說過:"這段兒沒必要用怯口。",因為張壽臣和陶湘茹的這段兒沒用怯口,說的更好。我當然沒聽過張壽老的段子,而且作為外行,我雖不敢確定,但也覺得用怯口應該降低了難度。然而相聲表演終歸不是要用難度來說話。郭先生這段《繞口令》效果在還流傳的段子中功夫最到家,效果最好,這就夠了。

另一段不能不說的是《扒馬褂》。1962年郭先生與馬三爺同趙佩茹先生一同在文聯禮堂上演。本站收藏的這一段兒附有點評,評得極其到位,說是:"它在廢話連篇之中,你卻說不出哪一句是廢話,哪一處是廢話"。馬老和趙老固然范兒準,但這個評語主要說的是郭榮啟。此版同劉寶瑞,馬季和郭啟儒先生的《扒馬褂》同為絕品。但劉版的《扒馬褂》竊以為是演員高度興奮而又極度放松,狀態好到大仙上身一般后的發揮,就連郭啟儒先生的數次口誤都顯得隨和親切。

郭榮啟先生的版本,則屬于死練出來的功夫,每一句詞兒,節奏,語氣和感情都是千錘百煉出來的,功夫渾圓老辣到了極點,我甚至找不到他出彩出在哪兒,只能說全篇都是出彩的地方!就連開場的三段太平歌詞,郭先生也有其特別的地方:三段兒開篇都不相同,表示吹牛的確實使出了渾身解數。尤其值得敬佩的是,郭榮啟先生和馬三立先生在準確之余,臨場應變上也有老到的發揮。當郭先生開始吹牛要唱太平歌詞時有一句:"我唱太平歌詞,觀眾……"這時,觀眾就應該鼓掌了,但當時臺下全無反應。據說是臺下有中央領導,觀眾放不開。馬三爺一看要糟,連忙墊了一句:"怎么樣?"郭先生馬上加了句:"有歡迎的舉手!"馬三爺再加一句:"開會呢?舉手。"

一場險情完滿排除,觀眾的冷遇一點沒影響三位大師的情緒,以此為開始,大師們自信而自如的把觀眾完全調動。我個人更喜歡這樣的臨場發揮,因為它不影響作品的完整性和收藏價值。相比較之下,德云社的爺們的現掛常常失之隨意。尤其:"后臺對詞兒時有這話嗎?"這句,聽一次還有點兒新鮮感,聽多了不禁懷疑是不是演員扯的太遠收不回來,沒轍找轍兒呢?

再說說郭先生的學和唱。郭先生嗓子并不怎么好,和侯大師比不了。但郭榮啟先生的唱出了與侯先生不同的趣味。這點上我贊同郭榮啟,不贊同馬三爺。馬三爺從聽了侯大師的柳活兒之后,自覺不如,竟主動停演了一批的曲目,說是不能糟蹋相聲。我認為,只要下了功夫和心血研究,且有自己獨到的地方,就有保留的價值,更不能說是對藝術的糟踏。郭先生的唱,做不到型神俱似,而且他每唱一句,往往要小小的歇一下,再唱下句。但他能抓住所學對象的主要特點,且加以形象生動的描述和評論,而且歇的那一下把握的好,給了觀眾反應時間。如果需要,郭先生也能一口到底,決不拖沓。郭先生的唱雖然不是正經的學,卻也不是一味插科打諢,出丑拌怪的歪唱,有它的內涵和魅力,也有傳世的價值。代表曲目有《學梆子》《學墜子》等。

從藝術的見解來看,郭榮啟先生其實與侯寶林大師是同路人,都在解放前就自覺地厭惡與抵制下流低級的品位。但與侯寶林先生的矯枉過正相比,郭先生的品位標準定的更大眾一些,更有人情味一些。比如郭先生說過,拿演員的長相抓哏不是一定就不行。侯大師的品位過高,一方面是其天才,一方面是其潔癖,還有一方面,我大膽說一句,也有其自卑的成份。侯大師很在意相聲的地位,怕被人輕賤了瞧不起。而郭先生很自信,對自己的地位是很滿意,甚至他的相聲中都充滿了這種自得的心態,以至于洋洋得意的人物他演繹的最好。竊以為這同他早年的經歷有關。

郭先生小時學是出了名的笨,幾經周折,極其刻苦的學習后,他才自己開了竅,懂得區分誰說的段子好,誰說的不好。然后,對哪個段子說的好的,郭先生小心伺候,等人家順心了教上幾段兒,這才學到了那些真能耐,真本事。因此郭先生對自己也能說出名堂是很知足的。早年艱苦的處境也讓郭先生的為人變得有些乖巧。比方說,他再回憶文章里說到自己的父親郭瑞林因分賬不勻同萬人迷拆伙了,既不隱瞞,也不提誰對誰錯,只在前面加了"這老哥倆兒"幾個字,一件尷尬的事兒反而顯得無傷大雅。郭先生對長輩晚輩都客氣,有位孫老先生曾說:"尤其郭榮啟,為人真沒的說的。"

郭榮啟先生最出名的作品,是《打牌論》,《打牌論》要的是老太太那股子磨煩勁兒。郭榮啟先生教練出來的捧哏大家朱相臣先生說過,相聲最要緊的是尺寸,每一句話,語言,手勢,感情都得合乎道理,這也是郭榮啟先生一貫的主張。有評論家評郭榮啟先生是穩中暴脆。

gsw888_com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