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影專題RNG英雄聯盟奪冠幕后故事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專題故事
   今天給大家說說攝影專題RNG英雄聯盟奪冠幕后故事,講講RNG奪冠歷程,這對于中國隊來說太不容易了。
攝影專題RNG英雄聯盟奪冠幕后故事

攝影專題RNG英雄聯盟奪冠幕后故事

MSI最后一天,在比賽結束之后有個Afterparty。

其實有些隊員不太想去,比如Karsa,他覺得無聊。其他隊員挺好奇,于是眾人趕到——結果真的很無聊。就像是歐洲人偏愛的酒會,隊員們不太能融入這樣的環境,只好在沙發上玩手機。

呆了一會兒呆不住了,臨走前Xiaohu拉著我讓我幫他和BDD拍個合影,之后眾人離開會場。

出了門,選手管理文森對隊員們說,巴黎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,不管怎么樣一定要看一看。確實,我們來巴黎這么多天了,連巴黎的風景都沒好好欣賞過,平時只能在訓練室看下窗外。

于是我們開始走馬觀花一樣在巴黎閑逛。雖然每個景點只停留了幾分鐘,但隊員們的身心狀態都很high,十分放松,在鏡頭前的動作也和平日里在媒體面前的完全不一樣。

前前后后,這趟旅程總計花了不到一小時時間——有些好笑。來到巴黎多少也已經過了十多天,但是真正走出門去看這里的風景,呼吸這里的空氣,就只有短短不到一小時。

并且,這還是整個MSI過程之中的第一次放風。

也是最后一次。

RNG的在柏林的訓練室很擁擠。

房間小,人也多——選了酒店里的一間房,撤掉床鋪后改成了訓練室供選手使用。小狗有的時候練著練著也會抱怨一下:“好熱啊,這里人真的太多了。”

雖然熱,雖然擁擠,但訓練室里的氛圍特別好,所有人都把大量時間花在這里——訓練室是隊員們的家,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家。

你知道那種身在國外,一個人得不到回應的感覺嗎?有時候聽到隊員們之間的聊天,小狗說一個人住在單間里很“恐怖”——酒店房間隔音不好,衣柜好像有響聲,一個人住的他們會感到害怕和憂慮,所以總是一有空就到訓練室來。來到這里,就好像回到了LPL現場,隊員們回過身來,看到是教練、是俱樂部工作人員,是文森,還有我,就會有一種還在熟悉環境里面的感覺。

很多人看到這張照片是另一個版本——Letme一個人孤零零吃面的版本。當時孫大永教練在和吃泡面的letme說話,可能是為了讓他吃快點。其實,并不是他們吃不了好東西,而是馬上第二場訓練賽就開始了,為了節約時間,只能吃速食面。

到柏林的第一天也是小組賽開始的前一天。這一天里大家都很緊張,神色疲憊又不顧形象,下了飛機就趕到酒店。這一天大家都比較疲倦,也能看到油頭——連我自己再看這些照片,都會有種想睡覺的感覺。

至于那天的訓練賽……效果并不好。打完之后,教練對隊員們說:

“我們的失誤,又回來了。”

正賽開始的第一天,RNG在揭幕戰里翻盤戰勝了FNC,但卻很快迎來首敗,KZ送的。贏的比賽鋌而走險,輸的比賽毫無懸念,第一天,我們的表現并不盡如人意。賽后,回到休息室里的小狗顯得不是特別開心——應該是很不開心。他眉頭緊鎖,一直在回憶這比賽過程之中的種種細節。

比賽間隙,教練孫大永用紙筆做BP上的記錄和研究。也許是覺得訓練室人太多有些太嘈雜,大永教練走出來,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思考問題。

隊員們吃的是柏林當地的中餐——這里的中餐非常正宗,開賽第一天,就有當地的粉絲買了送給前來比賽的隊員們。

第二天的比賽結束之后,隊員們回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急急忙忙吃東西,連包都沒時間放下——不是為了休息,而是為了馬上開始準備明天的比賽。為了搶(爭取多訓練)多點時間訓練,每個人都吃的狼吞虎咽,草草了事。

第三天早晨,Ming的狀態似乎不太好——可能是時差問題,也可能是訓練賽沒打出效果和自信。前一天晚上訓練賽,小狗對他有些嚴厲。

Ming這孩子,是那種很會照顧人的性格。在柏林,我每天早上起床之后都會等隊員們一起上車去賽場,Ming常常問我吃早餐沒有,我說沒有。過了一會兒,Ming自己就拿個面包過來給我吃,很貼心——這是Ming的常態。

但那天早上,他整個人有點懵,看上去似乎沒什么自信。我問他,昨晚沒睡好么?他說,嗯。

到了賽場之后,可能是看出Ming狀態不好,Xiaohu把他拉出來“溜”了一下,在賽場外面走了一圈,希望能幫他放松一下,減減壓。但可惜,當天對TL的比賽里,Ming依然表現不佳,連接了對面莫甘娜三個Q,下路被對手壓制的很慘。

輸給了TL之后,賽后的Heart心情十分糟糕,一個人靠著墻想問題。

其實在整個比賽的過程之中,不管是他還是孫大永,兩個韓國教練都很認真。Heart會一個個和選手討論,先找小狗再找Karsa,大家點對點,一個個的教。他經常會跟小虎說,你對線的對手怎么樣,這里怎么打,我分析了什么數據,說完又跟Letme說,一個點一個點地說,這很不容易。

比賽之后,Mlxg和Xiaohu呆呆地看著訓練室里的屏幕,Uzi坐在他們的對面。輸了不該輸的對手,心情如何可想而知。

這是小組賽的第三天,比賽已經過半,每天一勝一負,連能否出線都成了問題。

之后能否出現轉機呢?當下的他們無從得知,只有再一次拼上全力,去準備接下來的一場,又一場。

小組賽第四天早上,Uzi在去現場的車上睡覺。

在柏林,隊員們的作息時間是每天早上八點半起床從酒店出發。而就在那天早上,Xiaohu告訴我,他們昨晚開會訓練一直到晚上兩三點鐘才結束。

淺淺睡了六個小時便重新啟程,還要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,這是RNG眾將不得不面對的事情。所以,在真正踏上賽場前的那一短暫時間里,請允許他們小小的休憩一下。

在車上,教練Heart正認真地研究比賽BP。

所有人都知道,這一天的比賽是在太過重要了——開賽前,我問文森,今天比賽我們一勝一負?文森說,不,我們今天的目標不是1:1,也不是0:2,是2:0。

他這樣肯定的對我說。

香鍋很少對著鏡頭露出這樣的笑容。

第四天第一場,我們打了個開門紅,成功復仇KZ,隊伍的狀態也開始回暖。

就在第二場比賽快要開始的時候,當時香鍋已經準備上場了,結果發現最后教練找的不是他,而是Karsa。更“騷”的是,其他四個隊友都不知道是Karsa上——這是一個教練組臨時下的決定。

那場比賽,RNG的對手是閃電狼,Karsa的老東家。

我們不是沒有輸過閃電狼,就在兩天前,對方還贏過我們一次。

直到贏了閃電狼的那一瞬間,Karsa大聲呼喊,我終于不是毒瘤了!

小組賽結束之后,大部隊從柏林來到巴黎。一到巴黎,和柏林一樣,馬上開始訓練和準備。

這是巴黎當地時間5月16日的晚10點半,隊員們正在訓練中,Uzi的背后,巴黎美麗的夜色在玻璃窗上投下五年六色的光斑。窗外是巴黎美麗的夜景,窗里則是完全無暇顧及這些隊員們——一種割裂的感覺。

在訓練之余,Uzi看向隊友的屏幕。

不得不說的是,在這一次MSI上,Uzi更加成熟可靠了。過去的小狗需要保護,需要別人圍繞著他打——他把自己看成是隊伍的鋒芒,要求自己一定要拼命去刺穿敵人。

但現在的Uzi不完全是這樣了。現在的RNG更像擰成了一根繩,五個人形成一個體系,而不是去保護某個特定的人。

有個細節,在柏林的第四天,Uzi在某次訓練賽之后打Rank,玩女警被對面打成0-3,輔助完全不管他。結果那局他贏了,而且還成功carry——大部分玩ADC的人在前期輔助不幫忙的情況下被對面打成0-3,心態早就崩了,但Uzi還有說有笑的。

那把Rank給我的印象極深——關鍵不在結果,贏Rank對職業選手有什么用呢?而是整個過程之中,你都沒有看到他有任何抱怨的表情或者喪氣的話,那天看完那一把Rank,我就有種直覺,Uzi這一次MSI會很穩,很穩。

到巴黎的第一天晚上,RNG隊內理療師在給Ming貼藥——這支隊伍里,有傷的不只有Uzi。

隊伍一開始飛柏林的時候,Ming第一次坐這么長時間的飛機,整個人非常累,但是隊友一旦和他搭話,他馬上就變了。

這種情緒的變化就是,他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脆弱。Ming也有負能量,但他不想讓別人看到,有人在他身邊的時候,他總是笑著的。這種人真的很難得,是隊伍調和劑。

盡管我笑起來很傻,不是很好看。但是你看到我,我還是會笑——這就是Ming。

RNG boss白星,在隊員身后觀看隊員們訓練——臉上一副萌萌噠的表情。

這個老板真的很有趣,他時刻關注著自己隊伍的比賽,非常在乎輸贏。小組賽前三天的比賽打完,白星從國內趕到訓練室,整個RNG全變了。

也許老板都有“穩定軍心”的作用。每天他很認真的在聽BP、看比賽,和隊員一樣一直呆在訓練室里,也沒有出去看風景。他的到來,也許并不是給隊伍發號施令,而更多的是一種陪伴,陪伴隊員們安心走好每一步。

也許很多人不知道,Mlxg在小組賽結束之后生病了。很嚴重的感冒,塞鼻子,說話說不出——到巴黎的第一天,他就是這樣的狀態。

很多人說為什么總決賽打KZ,Mlxg不上場?也許有身體的原因,從到巴黎開始,一直到總決賽結束,他的感冒都沒好。

即使在這種情況下,香鍋還是堅持呆在訓練室,陪大家訓練,幫著找問題,看BP。為了防止感冒傳染,教練組也要求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吃了藥。

訓練結束之后,Xiaohu和Letme在用solo的方式對練——Xiaohu在玩慎,Letme在玩刀妹。

這是從柏林開始兩個人就一直保持的習慣,每天在訓練賽結束之后用solo的方式加練——刀妹打亞索、刀妹打慎、慎打亞索。有幾次我在柏林酒店大堂看到他們精神不好,問怎么了,Xiaohu都說昨晚練得太晚了。

這種對練,我在S4的時候看過無狀態和小傘也這么練過。這樣練不僅能研究英雄和英雄之間的對線能力,對中上的關系也幫助特別大。

所以Letme在MSI上能“眾生平等”不是沒有原因的。Xiaohu這個人,別看大家都說他gaygay的,但其實他的性格把隊伍里每一個人串聯了起來。

出了柏林,到巴黎之后我們的訓練賽一直都在贏,一片綠色。

所以,也正是在這個節骨眼上,我們開始覺得有希望。過去我們對冠軍的態度是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。但現在不一樣了,這一次我們的概率并不低。

那座獎杯離我們越來越近。

休賽期間,隊員們應官方需求來到室外拍攝,于是在巴黎的街頭有了這張照片。

照片里,Uzi擺出了霸氣造型,Karsa和Letme顯得很正經,Ming和Xiaohu擺出搞笑的動作——離開賽場之后,其實他們還都是小孩子。

巴黎當地時5月18日晚,RNG戰勝FNC之后,Xiaohu的訓練賽成績和使用英雄。

巖雀、亞索、刀妹、璐璐、加里奧……為了決賽,RNG準備了不少套路和黑科技。

5月20日,當RNG和KZ的第一場比賽結束之后,Mlxg在后臺復盤。

有人開玩笑說,Mlxg決賽那天就是去扛獎杯的,真的是這樣么?

并非如此。哪怕沒有上場,Mlxg也沒有閑著,他做起了教練的工作。其實從巴黎開始,Mlxg和Karsa的角色就相互對調了過來,Mlxg成為OB,幫助看比賽找問題,而Karsa則成為上場的那個人。

我跟了這么多年比賽,從來沒有看過同一個位置上的一對選手有這么好的關系和默契度。Karsa從MSI開始到最后結束只穿過兩件衣服,一件是RNG隊服,另外一件就是印著“麻辣兇鍋”的T恤。那件“麻辣兇鍋”他穿了足足半個月,直到最后回國之后的慶功宴上還在穿。

這就好像是,兩個人變成了一個——RNG只有一個打野, Mlxg×Karsa。

BO5之后,RNG以3:1的比分戰勝KZ,穩穩地將冠軍握在手中。

賽后,Uzi在后臺主動擁抱Xiaohu,和奪冠瞬間那個掉口香糖的動作如出一轍——他在衷心地感謝,感謝他的隊友能和他一起拿下這做冠軍獎杯。

咬獎牌——確定一下這并不是夢。Ming還給Xiaohu比了個“Yeah”的姿勢。

Karsa在舞臺上哭了的事兒所有人都知道,但其實他到了場下又過了好一陣子才緩過來。照片里,“gaygay”的Xiaohu正在安慰他可愛的隊友。

RNG在本次MSI上請到的心理老師。在整個賽事的進行過程之中,心理老師、理療師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幕后成員同樣做出了巨大的貢獻,這個冠軍獎杯,也同樣有他們的功勞。

如果我說這個冠軍應該是RNG的?這樣說可能會不太對,畢竟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是一帆風順,也沒有什么應該不應該。

但我想說的是,天道酬勤。隊員們努力,真的很努力。

除了隊員們,還有幕后工作者們。在RNG內部,這些幕后成員組成的團隊正在慢慢完善,這也是我們需要向傳統體育學習的地方,也是未來電競的主流發展方向——電競目前的瓶頸是什么?運動員的身體以及社會形象,其他的,我覺得都不比傳統體育差。

下面是最后一張圖,發生在5月20日,RNG拿冠軍之后,從賽場回酒店的大巴上。

當時孫大永教練在車上一本正經說,別忘了,回去之后七點鐘開始訓練啊!大家都低著頭玩著手機。

過了一會兒突然有人反應過來,已經奪冠了啊,今晚不用訓練了啊。

那個時候,在車上的每一個人才深深地感受到,漫長、艱辛而又令人喜悅的MSI季中冠軍賽,終于結束了。

就用這個故事,來作為本篇專題的結尾吧。

gsw888_com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