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振華和他父親之間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專題故事
   今天給大家說說蔡振華和他父親之間的故事,十分的感人,感動下面給大家講講。
蔡振華和他父親之間的故事

蔡振華和他父親之間的故事

1994年8月,正在緊張地備戰廣島亞運會的蔡振華,突然接到了來自無錫的電話。

妹妹哽咽著告訴他:老爸病了,確診了,肝癌晚期,大夫說已經無法手術。我們暫時還瞞著爸,爸好像知道自己的境況。老媽很難過,背著老爸哭過好幾回了。哥你趕緊回來一趟吧,爸很想你,雖然嘴里不說但誰都看得出來……

如同晴天霹靂,蔡振華頓時懵了。妹妹那頭已經掛了,他握著話筒的手還在索索顫抖。

請假,訂機票,黃勝匆匆收拾行李,蔡振華一家三口第二天趕回了無錫。

才一年沒見,父親整個瘦了一圈,面色黃黃的,眼睛深深凹了進去,很憔悴。看到心愛的兒孫,老人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精神也好了許多,拉著意兒(蔡宜達)的手問這問那。見此光景,母親忍不住閃到一旁悄悄抹起了眼淚,善解人意的黃勝趕緊過去將婆婆拉進了廚房。

妹妹一家三口也來了。晚上,全家人高高興興吃了頓團圓飯。——大伙心照不宣,飯桌上關于父親的病情只字未提。

妹妹的廚藝不錯,母親不停地給孫兒夾菜,宜達畢竟是個孩子,吃得很香。父親的神態很平靜。蔡振華味同嚼蠟。看著給了自己生命的父親的生命正迅速枯萎,一家人團聚的場面已屈指可數,他的心隱隱作痛,猶如刀扎。

和那個時代絕大多數的中國父親一樣,父親對兒子的愛很含蓄,極少面對面交流,給兒子的印象總是刻板嚴厲。小時候,他一旦調皮不聽話就會挨打,通常是吃“毛栗子”(用中指食指關節敲腦袋)。才三歲,就“逼”他學會了自己穿衣裳。小學一年級的第二天就讓他自己上學,放學自己回家。每天早晨讓兒子生煤爐,煮泡飯。男兒當自立自強。現在蔡振華自己也有了兒子,已經領悟到了父親的良苦用心。

有一次,蔡振華和鄰家孩子打架,那小孩吃了點虧,晚上由家長領著哭哭啼啼前來告狀。父親一個勁地道歉。鄰居走后,父親瞪圓了眼睛,厲聲質問兒子,“你這個小赤佬,這么老是給我闖禍?!”他倔強地昂著頭不作聲,父親用手指猛戳了一下他的額頭,他往后一仰差點摔倒,緊接著父親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他的臉上。他兩眼直冒金星,半邊臉火辣辣的,但他沒有流淚。夜深了,黑暗中睡不著,覺得自己很委屈,分明是人家先動的手。這時房門輕輕被推開了,他趕緊閉上眼睛,父親躡手躡腳來到兒子床前,掖了掖被子,輕輕地撫摸著下兒子的臉,自言自語“爸爸下手重了。你這孩子,也太讓人操心了。”他還是假裝熟睡,父親又摸了摸他的頭,嘆了口氣,“你什么時候才能真正長大呢?”然后帶上門出去了。窗外,溫柔的月光瀉在他身上。此刻,他覺得很幸福,很溫暖。

自從自己去了北京,每年一次回無錫探視父母,個把星期,或看看親朋,或同學聚會,總是來去匆匆,很少認真地陪伴一下父母。他突然做了決定,明天要單獨與父親相處一整天,好好做個彌補。

翌日,一大早蔡振華就出門了。他從朋友那里借了一輛大奔,對母親說“今朝天氣蠻好的,我要帶老爸去游太湖。老媽,你和黃勝、意兒在家吧,這回就我們父子倆”。

不到半小時,就來到了位于無錫城西南的黿頭渚。

黿頭渚,介于太湖與蠡湖之間的充山西端,是橫臥太湖西北岸的一個半島,因巨石突入湖中形狀酷似神龜昂首而得名。景區層巒疊翠,林壑優美,山環水抱,融淡雅清秀與雄奇壯瀾于一體,曾是蔣公的私家園林。

停好車,蔡振華拉開車門,準備攙扶父親下車,老人擺擺手,“不用,我自己能行。”

父子倆繞過矗立的燈塔,只見一塊未經雕琢的巨石立于綠樹叢中。巨石正面刻有“黿頭渚”三字,為秦敦世所書。蔡振華將相機交與一位游客,請人幫忙,父子二人合了個影。

漫步過了長春橋,不一會兒,便來到了的湖心亭。這“藕花深處”乃是夏日賞荷的好去處,周邊植滿松、竹、楓、樟,及批把、紅橘,曲折幽深,動中有靜,與不遠處煙波浩渺的太湖相映成趣。

蔡振華將一條毛巾鋪在廊前的石凳上,讓父親坐下歇一會兒。

父親端詳著兒子,嘆道:“這時間過得真快啊,上我帶你來這兒玩大概有20年了吧”。

蔡振華點點頭,“有21年了”。

父親比著自己的肩膀笑道,“記得那時候,你才這么高,人也瘦,顯得頭特別大。一眨眼你已經長大了,也有兒子了,可爸爸老了”。

他心中一陣酸楚,連忙道:“爸,你并不顯老,精氣神蠻好”。

父親笑笑:“人怎么可能不老?你哄我吧,傻小子”。說罷,他轉過身去,將目光投向湖面。

兒子顫聲道“我怎么會哄你了,老爸。”

父親輕輕搖搖頭,“兒子,我得的啥病我知道,我的日子不多了。我就是放不下你娘,跟了我大半輩子,沒過幾天好日子……”

他終于忍不住了,淚水奪眶而出:“老爸,對不起!我一直沒能守在你身邊,一直沒能好好照顧你!……”他挨上前去,緊緊地抱住了父親。

父親瘦弱的身軀微微顫抖。“自古忠孝不能兩全,這道理我懂。有你這話,爸知足……人嘛,總是要走的,早一天晚一天而已。養了你這個兒子,爸這輩子值了”。

他淚雨磅礴,“兒子要帶你上北京!去上海!那里醫療條件好,這病肯定能治好!”

“大夫治病不治命,就別折騰了”。父親搖搖頭。“我哪兒也不去,就想在家里安安靜靜的待著,最后多陪陪你老娘。”

“我請假,請長假,回來好好伺候你!”

“那怎么行?球隊又離不開你!你放心走你的,家里有你老娘和妹妹呢。”

“老爸,你這樣子,我怎么能走呢?!”

“過兩天你們就回去,這沒得商量!”父親斬釘截鐵。

“那么,我讓黃勝留下來,讓她替我孝敬你……”

蔡振華幼時家境貧寒,他排行老三,上面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。哥哥11歲那年河里游泳淹死了;偏偏禍不單行,姐姐11歲那年染上腦膜炎,到醫院被誤診為高燒,兩天后不治身亡。哥哥姐姐的夭折只相隔了不到三年,這樣沉重的打擊對父母所造成的傷害可想而知。不久,思女心切的父母又領養了一個女兒(即蔡振華的妹妹)。

如今一雙兒女長大成人,都很孝順。已成為國乒男隊主教練的兒子更是父親今生最大的驕傲。

上次,蔡振華回無錫探親,朋友請吃飯,他多喝了兩杯,頭有點暈。回家后就躺在床上。母親給他泡了杯茶,坐在兒子床前,母子倆有一搭無一搭的拉家常。“你每次離家你爸都不送你去車站,可你哪回前腳一出門他后腳就跟了出去,悄悄地看著你的背影,直到你在弄堂口拐彎了,看不見了,他還呆呆的站著……都說兒行千里母擔憂,其實,爺老頭子也擔憂啊”。他迷迷糊糊“哦”了一聲,母親繼續絮絮叨叨。“上回你走后,他待在屋里一個勁的傻笑,我說老頭子沒事你笑啥呢,發啥格神經。他說我心里高興,我們的兒子終于有出息了……每次電視里轉播打球,他都不敢看,怕中國隊輸。可又很想知道比賽結果,時不時從房間里過來問我打到幾比幾了,把人弄得都快得心臟病了。”蔡振華朝里背轉過身去,“老娘,儂不要講了,我要困覺了”。母親這才站起身回自己房間去,她不曾知道,背轉身去的兒子此時已是淚流滿面。

父愛如山。

有了你的愛作陪伴,走遍天涯我不孤獨;有了你的愛作陪伴,我不怕風霜雪雨,酷暑嚴寒;有了你的愛作陪伴,我心里永遠鋪滿陽光;有了你的愛做陪伴,征途千萬里,我勇往直前義無反顧……

蔡振華久久地凝視著父親,在心里默默地念道:老爸,假如有來生,我還要做你的兒子,讓你再愛我一次!我也要好好的愛你!

蔡振華駕著車,載著父親,沿著浩瀚的太湖,整整轉了一圈,行程三百多公里。

煌煌夕陽,穿云而出。

霞光萬道。漫山遍野層林盡染,萬頃碧湖浮光躍金。

”我的家里有個人很酷,

三頭六臂刀槍不入。

他的手掌有一點粗,

牽著我手學會了走路。

你鈕扣住一個家的幸福,

我是你寫過最美的情書。

我是你的寶貝,

你是我的大樹。

有你的愛呀風雨無阻,

我要用一生陪你去看日出

gsw888_com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